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真理書庫>>權國

3172 借刀

更新時間:2017-08-14  作者:愛吃大包子
權國 3172 借刀
馬蹄卷起雨水,黑色鎧甲的帝國騎兵開入城內,城墻上的城衛守軍手忙腳亂的才看清開入城內的竟然是帝國騎兵,頓時就嚇出了一身冷汗,正準備敲響警鐘的手也停住了,好險,還好這段時間太平無事,所以并沒安排人一直在警鐘輪守,否則在沒有搞清楚情況下,一旦敲響警鐘,全城震動,這份責任誰擔得起?

”好多騎兵,這怕是有上萬吧!“

”這么多的騎兵開入城內,是不是出大事了?“

城衛兵看著下面已經跑了幾分鐘都還沒跑完的黑甲鐵騎,忍不住吐了吐舌頭,雖然帝國入主帝京西路已經半年,但是大軍很少有如此明目張膽的開入城內過,而現在,如此規模的帝國騎兵蜂擁而入,甚至連提前招呼都沒有,這里邊的意思就相當復雜了,軍官突然被調去城衛所開會,而這邊又是大軍毫無征兆的入城”沉默中,有人說出這樣一句,帝國不會是想要清洗我們中比亞人吧,其他人的臉色立即變了,軍官們開會按道理來說也該返回了,可是現在連個影子都沒有,如果只是一個中隊如此也正常,可是所有的中隊都是這樣,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從他們所站的角度,正好可以看見入城后的帝國大軍如同一張巨大的蜘蛛網一般的朝著全城鋪去,太像是屠城了。。。。。。

“碰”

安家大廳,安家家主安隆氣急敗壞的將手中茶杯砸在地上,怒氣沖沖的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的一名中年人“王大宇,你六新堂號稱有天羅地網,只要是這城里的人,沒有你六新堂找不到的,那你現在告訴我,陸養愚的女兒在哪里?,足足一天了,讓你抓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陸婉兒都抓不到,你說你還能做什么,

”安隆大人,這話說的我就不愛聽了,這陸婉兒躲進了鏡湖別院,那里是誰的府邸你比我更清楚,不要說我六新堂無能,放眼天下,敢強闖鏡湖別院的又有幾個人?“中年人臉色不忿的說道“而且我劉新堂與你們安家也只是合作關系,沒想到你們給我找了這樣一個燙手的山芋來,能夠直接進入鏡湖別院的能夠有幾個普通人,你們告訴我說陸養愚只是一個小小的帝國銀行執事,可是他的女兒卻可以輕松進入鏡湖別苑,如果真按照你們的要求抓了她,必然會引起帝國的瘋狂報復,我六新堂還能不能在帝京西路待下去都是兩回事”

“對方真的躲在鏡湖別院?”

安隆眉毛緊緊擰成了一個川字,不甘心的一字一句問道,本以為陸家大小姐這樣的千金小姐,在得知陸養愚被抓之后,必然是手到擒來,卻沒想到,前去抓人的人撲了一個空,陸婉兒不在府邸,王大宇應該還不敢說假話,

“確實是鏡湖別院,那樣的地方我就算是想要認錯,也基本是不可能”王大宇嘴角抽了一下,斬釘截鐵的說道“不過也不用太擔心,我已經派人在鏡湖別院外面盯著,只要陸婉兒敢出來,我就一定能夠抓到她,問題是怎么才能讓她從鏡湖別院里邊出來”

“要陸婉兒出來不是問題,我相信只要將陸養愚要被處死的消息傳出去,對方就會自己找上門來”

安隆眼睛瞇成了一條線,嘴角微微一笑,陸養愚的嘴是在太硬了,在地牢里吊了一個晚上,依然不肯在陸家產業轉讓文書上簽字,所以安隆才如此急切想要抓住陸婉兒想要威脅陸養愚,安家已經吞下了六城港世族近一半的財富,安家吃肉,我們跟著喝湯也行,安家不能把事情做的太絕,安家這塊六城港世家最肥的一塊,怎么也不能讓安家一個人吃掉”夜長夢多,蕭衛兩家也不是吃素的,都有想要將陸家財富據為己有的意思,

”是,我這就去辦“王大宇站起身,走向門口的臺階,就在這個時候,一陣喧鬧的聲音從大門方向出來,就像是一顆石頭突然落進水里,管家的喊叫聲尤為突出”你們這些不長眼的東西,連這片別墅的主人是誰都不知道,這可是安家的府邸,安家。。。。。。啊“一聲慘叫,管家的聲音戛然而止,大批轟隆隆的聲音傳來,安隆臉色突變的一下站起身,對面的王大宇也是一臉困惑,誰有那么大的膽子,竟然敢擅自闖入四大勢力的安家,

”家。。家主,突然來了好多的帝國騎兵,管家只是攔了一下,就被他們砍死了“

一名仆人腳步慌亂的跑過來,隱隱可以聽到,前面已經完全亂套了,難道真是帝國騎兵進來了?開什么玩笑,帝國騎兵來我這里做什么!”安隆眼珠轉了一個圈,也被這個消息下了一大跳,但是很快就鎮定下來,冷聲說道:不要慌,帝國大軍已經開到大河道一線,并未聽說有返回跡象,留在帝京西路城區也就是大名鼎鼎的第九旗,這些帝國騎兵應該就是第九旗的帝國士兵才對,區區一個第九旗,我們還不需要害怕,對方一言不合就殺人,算是自己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就是可惜了管家,跟了我也有七八年了,也算是用的順手,到時候多賠償一點錢財就是“

”碰“大廳的門突然被推開,一股撲面而來的血腥味,就看見當先一名身才魁梧,身穿黑甲的帝官在十幾名部下跟隨下走進大廳,這名黑甲軍官是典型的草原人的面容,高額頭,臉頰的顴骨較高,看起來就像是給人一種孤狼的感覺,行走間更是蠻氣撲面,鎧甲上還沾染著斑斑血水,不用說也知道這身血水是誰的,一路走來,就倘落了一路血線,目光落在安隆身上,從懷中掏出一幅畫卷來,嘩的一下打開,上下對照的目光,看得安隆內心發毛

”這位大人,你是不是搞錯了,我安家可是商業聯盟分部的執事“

安隆穩住內心的不安,擺出一副義正言辭的姿態,他現在需要拖時間,對方鬧的動靜這么大,相信城衛軍很快就會趕過來,只要能夠拖住對方,自己就可以想辦法全身而退,他相信商業聯盟這層身份,還是能夠鎮住對方的,事實上這也不是第一次有帝人找上安家的麻煩,安家為了打擊對手,在措施上可謂是無所不用,自然也有碰到鐵板的時候,但每次對方在察覺到安家在商業聯盟分部的地位后,都會選擇妥協,所以這一次,安隆也想要如法炮制,商業聯盟的牌子就是好用,果然在他報出自己是商業聯盟的人后,那名帶隊的帝官將手中的畫卷收起來,目光猶豫了一下

怕了吧,我就知道這些帝國人畏懼商業聯盟,看見有效果,安隆嘴角向耳側裂開,腰背也挺直了,語氣也開始不客氣起來”我安家可是商業聯盟分部的執事,對帝國可是忠心耿耿,閣下強闖不成就殺人的做法,一旦由商業聯盟上報帝務部,閣下只怕也扛不住吧,雖然我不知道是誰在背后鼓動閣下前來找我安家的麻煩,但是我相信,閣下應該是聰明人,只要閣下能夠說出背后的指使者,我安家絕對不會再追究此事!“

”只要我說出背后的人,你真的可以不追究我的責任?“那名帝官看起來也膽怯了,深吸了一口氣問道

”當然,我可以用我安隆的性命保證,只要你說出來,我就不追究你!“安隆嘴角帶著得意的笑容,長久的猖狂已經讓他目空一切,就算是帝人又能夠怎么樣,早就嘲諷過那些在西大陸的同行,空有強大的商業聯盟,還能讓一幫軍人壓在頭上,可笑,可悲

”好吧,我告訴你,來找你麻煩的是至高無上的帝國皇帝陛下!那么你是否還可以放過我呢“那名軍官冷聲說道,目光中滿是嘲弄

”你說什么?“

安隆的笑意一下凝固在嘴角,就在安隆錯愕的剎那,一道彎刀的寒光閃過安隆的脖子

“你。。。。。”

安隆眼里滿是不敢相信的神色,腳步蹣跚的退后了幾步,雙手捂著向外噴血的脖子,就像是被廚娘的大手抓住脖子的肥鵝,喉嚨里發出咯咯咯的聲音,撞的身后的木桌子翻到,當啦啦啦,桌子上面的茶杯等物隨著尸體,都一下都砸砸地上,

軍官來到安隆半靠在木桌的尸體旁,伸出手,啪啪,骨肉斷離的聲音,人頭被軍官粗糙的大手一把提起,失去了人頭,鮮紅的血柱猛地從無頭的胸腔噴涌到半空中,軍官將安隆還睜著大眼睛的人頭遞給身后的部下“收起來,等待陛下檢驗”

“是”

部下接過,草草擦了一下血污,放入早就準備好的一個盒子里,旁邊的王大宇都已經嚇攤坐在地上,安隆的血就像是雨點一般落在他身上,整個人都淋成了血人,那名帝官擺了一下手,立即就有一把草原刀從王大宇的胸口扎進去

“大人,人找到了,在安家的地牢里”

一名帝國士兵從外面走進來,低聲說道,絲毫完全沒有看見大廳內的兩個死人,事實上,大廳之外死的人更多,兩隊帝國騎兵已經封鎖了安家內外,上百的帝國騎兵涌入安家,為了尋找被扣押的陸養愚,對安家可謂是全面掃蕩,除了安隆之外,安家的重要人物都早就被李月華畫了圖像,因為安家大宴,結果被一網打盡,

陸養愚腳步蹣跚的被從地牢里攙扶出來,映入眼簾的就是這樣一幅景象,安家廣坪走廊上,到處都是尸體,安家所有男丁的頭顱都被割了下來,血水混著雨水流入腳下的土地,從青草間流淌而下,已然是一片血色,

無數水花在如簾的雨幕里“嘩”的濺開,大約七八十名安家的女眷被集中在廣坪上,在帝國士兵冰冷的彎刀前,擁擠在一起,一片低沉哭泣的凄慘聲音,一名額頭寬的帝官迎面而來,腳下已經是血水,在陸養愚面前停住腳步,恭敬行禮

“陸大人,我是帝國第十一軍八旗的旗團長忽烈,奉命前來解救大人,安家的男丁皆已經誅殺,剩下的這些女眷,李月華大人命令,全數交給陸大人處理”

“交給我?’

陸養愚身軀微顫了一下,嘴角不由苦笑,自己的小聰明還是沒有瞞過李月華啊,本來想讓安家扣押自己,就算安家遭遇帝國清洗,至少不是自己下的命令,這幾大家族加起來最少也有六七百條人命,要是都壓在他陸養愚身上,他陸養愚在中比亞人心目中就算是徹徹底底的劊子手了,

誰知道最后還是沒躲過

李月華把男人殺了,卻把女人留給自己,這不是逼著自己也沾血嗎,這個女人太狠了,明明就是自己想要借此來整合帝京西路,卻在遭遇四大勢力的聯合抵制后,直接借皇帝的手來掃清障礙,皇帝讓自己帶領六城港世家入帝京西路,本來是可以順風順水的借此將帝國銀行發展起來,結果李月華故意選在這個時候,將大軍開出帝京西路,六城港世家失去了保障,最終引動了四大勢力的爭相搶奪,李月華作為帝京西路主要負責人,如何會不知道,六城港世家的那些錢財可是皇帝陛下的,四大勢力敢動皇帝的錢,就是自己找死!

”陸大人,我們草原人有句話叫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忽烈目光冷冽,在陸養愚身邊突然提高聲音說道“何況我看這些女人里邊,有些已經有了身孕,還有的姿色不俗,如果真的豁出去來報復陸家,只怕也不是陸家之福”忽烈草原人特有的洪亮聲音,附近十幾米都能夠聽到

“你!”陸養愚身軀一顫,一臉的呆滯,這個忽烈瘋了嗎,這種話怎么能夠當著這些安家的家眷說,

”陸養愚,你好狠的心,我安家不過只是扣下你,你就殺我安家滿門男丁,現在還要殺女人,殺孩子,你還是人嗎!“

”你們陸家就是虛偽,什么六城港第一門第,說破了天也就是個三等,如今看我安家富貴了,就勾結帝國來害我安家,我安家人就是變了鬼也不會放過你“安家女眷里邊也聽到這句話,頓時就像是炸了鍋一樣,發出陣陣唾罵的聲音,

雨水打在臉上的感覺,第一次是溫熱的,

陸養愚痛苦的逼上眼,殺女人比殺男人還不如,但是這名叫忽烈的帝官也沒說錯,要說將這些安家的女人放了,誰敢說里邊沒有會找自己報仇的,所謂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報仇這種事拖上二三十年的常有,自己難道還能防著二三十年那么長不成

“既然如此,就撈請將軍動手了”

權國 3172 借刀

上一章  |  權國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1 真理書庫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