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真理書庫>>亂清

第五十二章 拿三同學和他的御前會議

更新時間:2017-05-19  作者:青玉獅子
亂清 第五十二章 拿三同學和他的御前會議
法國,巴黎,塞納河右岸,杜伊勒里宮。

皇帝陛下落座之后,御前會議正式開始。

與會者:“副皇”總理魯埃,外交部長萊昂內爾,國務部長兼財政部長福爾德,軍事部長郎東元帥,陸軍部長勒伯夫將軍,海軍及殖民地部長黎峨將軍,以及回國述職的駐普魯士大使貝內代蒂以貝某的官銜,本無參加御前會議的資格,他是“奉特旨”與會的。

第一個發言的是郎東元帥,不過,他的話,和今天的會議似乎沒有什么直接的關系。

“陛下,”須發皆白的老元帥,用一種孩子般歡快的語調說道,“如果沒有侍從帶路,我一定會在杜伊勒里宮中迷路的!”

別的人的臉上,都浮現出了附和的微笑,唯有魯埃眉頭微皺,心里暗暗的罵了一句:又來這一套這個老馬屁精!

“哦?”拿破侖三世微微詫異,“怎么回事兒呢?元帥?”

“每一次入宮,”郎東元帥說道,“都有十足的驚喜!或者,某殿、某閣面目一新,差一點兒就認不出來這是哪兒了有時候,是真的認不出來了!或者,這兒、那兒,添多了許多珍貴的收藏都是來自世界各地的最偉大的藝術品!陛下,我年紀大了,目迷五色,一不小心,就迷路了!”

拿破侖三世“呵呵”一笑,“原來如此元帥,杜伊勒里宮的翻新、擴建工程,總還要持續些年頭的,沒法子,我只好為此對你表示歉意了。”

郎東元帥微微俯一俯身,以回應皇帝陛下的“歉意”,然后說道:“我曾經想過,御前會議如果放在盧浮宮召開,我也許就不至于迷路了?再一想,沒有用!盧浮宮一樣在做翻新、擴建的工程啊!”

“另外,”國務部長兼財政部長福爾德湊趣接口,“盧浮宮里的藝術品,可比杜伊勒里宮還要多多得多呢!”

“是啊!”郎東元帥說道,“那真正是叫人眼花繚亂!何況,我年紀大了,目力不濟,更加是花多眼亂了!”

頓了頓,“不過,杜伊勒里宮和盧浮宮的翻新、擴建工程,于我個人,雖然小有不便,可是,一想到這些工程還有那些偉大的藝術品,代表和象征著偉大的法蘭西帝國日新月異、蒸蒸日上,代表和象征著陛下君臨四海、威行天下嘿嘿,我就釋然了!”

“那,”福爾德用一種戲謔的口吻說道,“元帥,咱們就叫這‘小有不便’,來的更加猛烈些吧!”

“啊?”郎東元帥一怔,隨即連連點頭,“是,是!叫這個……來的更加猛烈些吧!”

拿破侖三世不由“哈哈”大笑。

杜伊勒里宮于十七世紀初完工,由一條“花廊”與盧浮宮相連,某種意義上,兩座宮殿,可以算是一個建筑群。自亨利三世至路易十三,歷代法王,皆往來居住于杜伊勒里宮與盧浮宮兩宮之中。

直至一六八二年,奢華無倫、冠絕歐陸的凡爾賽宮建成,路易十四乃移蹕凡爾賽宮,杜伊勒里宮便“失寵”了。此后的一百多年時間內,除了里頭的王家劇場啟用過幾次之外,杜伊勒里宮基本處在一個閑置的狀態中。

一七九九年,霧月政變,拿破侖稱“第一執政”,宣布以杜伊勒里宮為其官邸,杜伊勒里宮再次“受寵”,重新回到了法國的政治中心。

一八零四年,拿破侖稱帝,杜伊勒里宮順理成章的升格為皇宮。

拿破侖一世之所以不以凡爾賽宮而以杜伊勒里宮為自己的皇宮,兩個原因:

第一,法國大革命時期,暴民入凡爾賽宮大肆搶掠、破壞,家具、壁畫、掛毯、吊燈以及各種陳設,洗劫一空,許多門窗也被砸毀、拆除。一七九三年,宮內殘存的藝術品和家具均轉運盧浮宮,凡爾賽宮變成了一座地地道道的“鬼宮”,外表雖然大致完好,內里卻幾同廢墟。

凡爾賽宮的規制極其龐大,若要恢復其往昔之壯麗至少達到皇帝可以居住的程度,不曉得要花多少錢?算了。

第二,凡爾賽宮已與波旁王朝的窮奢極欲、橫征暴斂緊緊的聯系在了一起,不然,也不會在大革命中成為民眾搶掠和發泄的對象,搬入凡爾賽宮,弄不好會引起民眾的反感,有損拿皇陛下的英明形象。

這么著,才叫杜伊勒里宮撿了便宜。

不過,翻修凡爾賽宮的錢雖然沒有,但翻修杜伊勒里宮和盧浮宮的錢,就不好省了,不然,可就配不上法國皇帝君臨歐陸的天威啦。

拿破侖一世對杜伊勒里宮盧浮宮建筑群進行了擴建,杜伊勒里宮內部,也得到了大規模的翻修,踵事增華,添置了許多新的家具、陳設、油畫和壁畫,尤其是精心的布置了皇后約瑟芬.博阿爾內的大臥室。

這一時期的杜伊勒里宮,成為了拿破侖時期“帝國式”裝飾風格的典范。

拿破侖一世退位之后,波旁王朝復辟,杜伊勒里宮為路易十八的王宮出于與拿破侖一世相同的考慮,路易十八也沒有恢復凡爾賽的王宮地位。

一八四八年革命中,杜伊勒里宮遭到了大革命時期的凡爾賽宮的相同命運;革命后建立起的第二共和國,轉而將愛麗舍宮定為總統府。

一八五一年,路易.波拿巴加冕稱帝,愛麗舍宮雖然也做過他的總統府,可如今既然升格成了皇帝,愛麗舍宮就看不上眼了,再者說了,拿三同學處處追摹乃叔之謨烈,俺叔住哪兒,俺也要住哪兒,于是,杜伊勒里宮再度成為皇宮。

杜伊勒里宮曾經遭受洗劫和破壞,以此為由,拿破侖三世對杜伊勒里宮進行了大規模的翻修、擴建,杜伊勒里宮不但恢復了拿破侖一世時期的面目,其豪華壯觀,更猶有過之,杜伊勒里宮進入了她的黃金時期。

至于郎東元帥說的什么“那些偉大的藝術品,代表和象征著陛下君臨四海、威行天下”,還有這么一層意思杜伊勒里宮和盧浮宮里的藝術品,大部分都是搶回來的,搶非洲的,搶美洲的,搶亞洲的,最后,搶歐洲自己的。

這方面之成就最卓越者,自是拿三同學最尊崇的那位叔上大人。

拿一同學認為,所有天才的作品都必須屬于法蘭西,他每征服一個國家,就把這個國家的最好的藝術品往法國搬,該同學橫行歐陸的十二年間,數以千噸計的藝術品,從歐洲各國的宮殿、苑囿、圖書館、大教堂運到了巴黎。

大部分這種性質的戰利品,都塞進了盧浮宮內,為此,拿破侖一世將盧浮宮易名為拿破侖博物館。

拿破侖一世的這個“愛好”,到了一個異常夸張的程度:譬如,盧浮宮名為“競技場”的院子里,修建了一座拱門,拱門上的第一批雕刻馬群,是從威尼斯的圣馬可教堂上取下來的;杜伊勒里宮的正門,一座古羅馬風格的騎兵凱旋門,其上的銅駟馬車,是從柏林的勃蘭登堡門上拆下來的。

拿破侖一世退位之后,德意志人、西班牙人、意大利人還有荷蘭人,紛紛前來索取失物,大約五千件藝術品物歸原主包括普魯士人的銅駟馬車。可是,這并不是“失物”的全部,還是有相當數量的來自歐洲國家的“失物”被法國人死皮賴臉的留了下來,為了不過分打法國新政府的臉,失主們只好不為己甚,悻悻而回。

“杜伊勒里宮和盧浮宮的翻新、擴建工程,”福爾德說道,“除了如郎東元帥所言,代表和象征著偉大的法蘭西帝國日新月異、蒸蒸日上,代表和象征著陛下君臨四海、威行天下,還另有意義”

微微一頓,“在奧斯曼男爵主持的巴黎城市改建、擴建工程中,杜伊勒里宮的立面形狀,已經成為巴黎主要干道旁新建的公共建筑、飯店、公寓模仿的對象,人們熱情而尊崇的將這種建筑風格,稱為‘第二帝國式’。”

奧斯曼是彼時的塞納區的行政長官,負責巴黎城區的改建、擴建工程。

不過,他這個“男爵”,多少有些名不副實。

彼時,拿三皇帝陛下敕令,所有參議院成員都擁有男爵身分,奧斯曼身為參議員之一,也戴上了“男爵”的帽子。不過,因為大伙兒都是“男爵”,因此,這個男爵,也就不值什么錢了。

平日里,人們是不會隨便拎過一個參議員,就喊爵爺的,奧斯曼之所以被稱為“男爵”,是因為他的外公是一位真正的男爵,而他又是他外公的唯一男性后裔,別人給面子,才這么稱呼他他的外公的男爵的稱號,并沒有正式的過到他的身上。

反正,法國不比英國,大小革命,一個接著一個,王朝更替頻繁,貴族和爵位這些東東,早就稀里糊涂,大伙兒高興,隨便叫就是了。

“不錯!”萊昂內爾桴鼓相應,“‘第二帝國’的建筑風格,甚至傳到了英國和美洲!英國人和美國人,都在跟著我們的風潮走呢!”

皇帝陛下龍顏大悅,手不由自主的就摸到了自己上唇那叢形狀異常別致、修剪異常精致的胡子上。

這時,總理魯埃說話了,聲音冷冷的,“紳士們,我們好像跑題了可以正式開始會議了嗎?”

亂清 第五十二章 拿三同學和他的御前會議

上一章  |  亂清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1 真理書庫 All Rights Reserved.